写作的意义 ——博客开篇

从小到大,一直被教育着生活中的种种意义,读课文,找文章的意义,写作文,写有意义的事情,仿佛这世间一切事情都有一番意义。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明白,生活不大可能凡事都有意义,即便很多被当作是有意义的事情,其意义也是被外人赋予的。你问一个人喜欢做一件事的原因,他或许能给你一堆解释,但那不会是他做那件事情的全部理由。

但是,人是实实在在追求“意义”的动物。从生活小事大到一生,总或多或少出自精神层面和社会层面的动因,做事情总要图点什么。自我实现,精神充实,社会认可,或出自内心,或为外物,追求不凡,追求超越,都是“意义”。一个人喜欢一样事情也不会是一种完全超越“意义”的纯粹兴趣,这种兴趣太纯粹了,于我遥不可及。

一直让我充满兴趣的有一件事情,就是写作。我无数次地问自己为什么喜欢写作?写作对我而言,意义在哪?

写作是为了与自己对话,天地之间,孑然一人, 笔起笔落,直面自己的灵魂。写作的一刻,生命是丰盈的,是有内容的,思想和情感唯有流露至笔尖,化为文字,才变的清晰,才得以顺整,才越发坚定,变为信念。

写作不只是为了与自己对话,还是为了与世界对话。说写了东西只为自己看,不过是假话,自己的文字终究还是希望别人欣赏,引起阅读者的共鸣,引起别人的感同身受,或是带给别人灵感和启发。

这里就生发出一个矛盾。与自己的思想灵魂对话,理应出自本心,无所约束,至于有谁来读,如何评价,是全然不相干的事情。但是,若与世界对话,却难免有了功利心,在乎是否有人读,别人评价如何,于是写给谁看,以怎样的体式笔法来写,都成了需要考究的问题,如此一来,写作不只是一人之事,受各种理念牵绊,功利心过度就成了杂念,成了压力和束缚,下笔很难。

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写作本是一件有趣而轻松的事情,于我却常常衍生出巨大的压力,我常常被这种力量所困,深感无力。

我想,与其如此牵绊,莫不如将不同的写作加以区别,朝外看的文章多是公共写作,有其规则约束,此外单辟一块天地,留给日常随意的杂记琐感,关照自己的内心。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我开了这个博客,这里姑且就当成我自说自话的一片天地,不为观众,只为自己,只为讲述本心,将生活所想随意记载于此。

生活本多是无意,像我这般刻意之人当真是活的够累,一日比一日沉重,一日比一日规矩更多,生活仿佛走入了一个圈套,越发地不自然,越发地难以掌控,心绪也越发乖戾,想象我真是个怪人。可是这就是我,我又能将自己奈何,只好安慰自己,神经质与传奇不过也就一线之隔,把自己如此的精神无常当成是一种成就不凡的气质,继续将就地过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