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容量

思想是一个杯子,容量是有限的。有时候,灵感在脑海中电光火石地碰撞,欲望和功利心就所剩无几。有时则恰恰相反,心中满是躁动、自负和飘忽不定的满足感,纯粹的好奇心和忘我的精神体验就被挤出去。有时候充斥着感性与同情心,有时候只剩下冷冰冰的理性和逻辑。

 
如果说思想在大部分时候是一种流动的液体,令人沮丧的时刻,它只是一杯凝固的悬浮物,死气沉沉,让人无助。清晨或许是思想最为清澈的时刻,经过一夜的睡眠,污垢纷纷沉积于杯底,留下清水。许多作家喜欢清晨写作,或许就是出自如此的原因。经过一天的晃动,新的成分不断加入,沉积物也重新被晃荡起来,清澈的水就逐步变得混浊,流动的空间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成为一潭死水。

 
所以,一位懂得精心呵护自己思想的人,一定是懂得过滤杂质的人。他们会对喧嚣的世界敬而远之,也一定懂得谦卑和敬畏,虚怀若谷。我猜想那些灵动的智者们朝于凡夫俗子的地方,大抵在此。他们不会让思想的容器将满而溢,而是保持在四分之三的高度,剩下的空间会留给未知的世界。不满,才有晃动的灵动。
 
懂得思想的容量有限,就会知道专注的意义。无所不知无所不为只不过是一种虚幻的自负。思想不是点与点之间的随机跳跃,不是布朗运动,而是从一点到一点的位移,这样的移动虽常常缓慢而曲折,却真切而令人满足。
 
有趣的是,当精心呵护这有限的思想容积时,它却往往被无限地拓展了。思想就是这么一个奇妙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焦虑、自负、欲望足以占满它,但它却有无限的空间承载纯粹的精神体验。古人的”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 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无限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