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和脑子—思验田开篇

Dog Reading book

肚子和脑子是彼此联通的。我个人的经历是,当肚子太饿,饥肠辘辘,脑子也空空如也,想不了什么大问题;但当肚子吃的太饱,脑子里也仿佛灌满了油水,没什么空间和动力思考,妄论关怀他人。

这是个生活的隐喻,说的是一个人的个人生活状态如何影响他的公共关怀。一个人连肚子都吃不饱,很难指望他有超出自我之外的关怀,他的精力都被迫在眼前的生计压力所占满;反过来的极端也不好,若是太过富足安逸,则极有可能被欢乐和欲望包围,无暇或是无兴趣关注身外之事,于别人之幸福与不幸也有麻痹的危险。

一种理想的状态,或许是能让自己不饿着,还有足够的空间关注身外之事。在这个时代,做一个有情怀的人是不易的,饥肠辘辘的危险时刻威胁着脑子里那些同情心和灵感;因此,很多人选择暂时放下它们,先喂饱肚子再说,最后发现,当自己吃饱的时候已经忘了曾经的理想。 肚子饱了,脑子丢了。

这对我是个很切实的危险。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一直还在给脑子留下足够的空间,有关怀,有思想活动,有同理心,有分享的意愿,本着这样的信念,我与朋友开这么个微信账号。我们都是“微思客”,所谓微思,取见微知著之意,思想无大小,以小见大,实是思想之美。我的栏目就叫“思验田”,所谓“思验“,就是思想实验,虽然主讲经济和经济学的问题,但我打算在这里多种杂交品种,延伸到经济学科之外,我一直不喜欢受学科之限,人文社会科学在很多问题上是相通的。思验田能结出什么果实,我不知道。

亚当斯密曾写过两本书,一本国富论,一本道德情操论,前一本大家记得清楚,背得熟,讲人生而为己,利己间接利他,社会因此和谐。这开辟了现代经济学,自此,经济学的模型里都是人自利的假设。相比之下,斯密的第二本书道德情操论,被不知不觉间忽略了。道德情操论最核心的问题是讲人的同情心,别人痛苦,我虽然不会像别人一样痛苦,但是我还是会痛苦。别人幸福也会让我感到幸福。推论是,一个人若能对与自己不大相干的人还能产生同情心,这是一种可敬的品德。先天下之忧而忧、天下为公的士人精神,与这是相通的。

斯密两本书放一块,其实才是人性的真实反应,才同时包含了肚子和脑子的平衡,也提醒我们,别只知道给什么事情都标个价,算算利害得失,而是记得给纯粹的精神关怀留个地方,同理心和正义感,都是无价的东西,市场经济再发达,这些东西买不来。

这种超越自身物质利益和欲求的关怀,是理想的公共生活所必须。信奉西方市场经济和市民社会的文明形式的人,喜欢将公共生活的精神视作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重视本土的文明传统中的精华。在一个转型尚未完全的社会中,市场力量的深化伴随着道德失范,人情冷漠,这些问题若是等到规范制度落定之时再来呼吁,或许是晚了。

市场机制是个厉害的东西,很多问题都得靠它来解决,今天已很少有人再想回到那个可怕的计划经济和极权政治时代,但是市场又不是万能的,很多东西不是靠价格,靠交易,而是有其他的机制。这个“思验田”的专栏,就来探讨一些发生在市场里和市场外的问题。市场内外的分界线划在何处,于社会,于人心,都是最为紧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