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结构

好多东西触手可及,看得见,摸得着,但是意识这东西,虽说时时都在感知,但它的形状,色彩,属性,却可意会不可言传。 很多关于意识的体会,在脑子就一念闪过,就像常常走过一个个熟悉的十字路口,在不同的城市,相似的十字路口,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却很少停留。今天我斗胆停下来,谈谈意识的问题。

意识最难以琢磨的特性,在于它的分散,或者独一。不晓得脑科学家如何发现人脑的结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人脑的思维活动是一种极具个性化的运动,思维是发散的,如果把思维比作一股流体,那么这种流体在每个人的大脑中都会走过不一样的路径。而最为关键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从头至尾一支路径,而是在无数个节点上展开至不同方向,是一种发散的结构。 而这种发散性,导致了每个人的思维活动都会异常独特。

但这并不是说,人的思维方式是没有共性的。除了基础的脑部构造存在共性外,特定的社会文化和教育传统会塑造一些特定的思维路径和模式,因此人们的思维在很多节点上是存在共性的,一个社会群体的人们,在一些类似的食物上存在某种固定联系。这有可能是社会演化的结果。

但是即便如此,思维活动的很大一部分空间是非常个性化的。这种个性化和随机性,即每个节点上人们的思维流向、展开至何处,由很多因素决定,或许与先天基因有关,也与后天的经历经验,接触到的知识和信息有关。因此,同一件事物在不同人的脑海中激发起的思维活动是可以说往往是千差万别。 这导致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在脑海中形成的认知结构是异质的。是极难复制的,模仿的,更不可能像计算机程序一样一步一步按照固定统一的路径流动。

这种异质多变和复杂的认知系统极大地限制了人和人之间的对话的可能性,两个人思维完全方式完全不同,在不同的节点上跳跃到不同的地方,这种随机变动是不同人的认知在根本上不能完全重合。这是人思维固有的特征。

但是解决这种无法对话、以此做到将不同的思维运动置于同一张桌面比照联系,并非没有方法。人类在演化过程中学着将善变和发散的思想转变为文字,一旦思想落地为文字,它至少具有了一种稳定而有序的载体,文字,让难以捉摸的思想变成了有形的可以传递的东西,文字在组织人类社会方面至关重要。 没有语言,人类就好比是各自在思想的荒岛上独自漂流,无法进行真正的对话。

思想一旦变成语言和文字,就需要有相对稳定的结构,有被广泛认可的叙说方式,社会的认知结构,语言反过来开始塑造人类的思想结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语言和思想的不断互动,的确在整个人类群体中塑造着相同的思维运动模式。人们在语言和文字的作用下,开始变得有序统一,建立起越来越多共享的认知方式,人类因此减少了对话的难度。

但尽管如此,人类文明的推进,也许在不断拓宽共享认知模式的范围,但是人类的思维活动仍然有一大片区域是异质多变的。这时候,要想在某个思维方向上有更深入的对话,必须进一步延伸在特定方向上的认知和与其对应的语言。 人类认识日益深化,这就是知识专业化的模型。

人的思维的结构,应该是一个多层状的,不同层和同一层之间都有链接,所以思维的跳跃和发散不仅是一层之间的,往往是不同层之间的,来回跳跃,进一步增加了思维活动复杂和异质。

一个能够进行对话的有序思维活动,大多是在某一个切面上进行的,而且是一种连续的线性运动。这种认知模式创造了对话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