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性情伪装不了

Lie-To-Me-Tim-Roth-Wallpaper

上一部分文章中我已说到,机会主义者虽然会混入真实具有某些性情特质的人群中,却不足以“劣币驱逐良币”,纯粹的德行和情感仍然广泛存在于人类社会中,并且为社会所提倡。正因如此,即便从不诚信中受益的父母,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完全放弃诚信的品德,因为,他们至少认可,整体而言,诚信是一种能促成社会合作的可贵品质。

但是,这些父母亲的教育可能会事与愿违。事实上,他们是想教孩子“装”诚信,以便更好地在时机合适时欺骗。但一旦诚信作为一种品质为孩子所接受,他就不大可能懂得相机行事。诚实的人,在不同的情景下都倾向于诚实,无论何种品行与情感特质,都具有这个特征。

一旦形成,人的品格性情应当具有一定稳定性,自由的来回切换并不常发生。慷慨之人本慷慨,风流之人本风流,真性难移。

这是为什么?

变色龙每变色一次,都要消耗体内的能量,在特定情景下,这种变色也会得不偿失。人的行为也可与此类比,做一个机会主义者不是免费的,若事事若都要识别情况,做出利益最大化的理性决策,其实是极其耗费脑力和心智的事。从演化的视角看,人们倾向于发展出一致和相对稳固的行为,以应对不同的情况,即便不是理性利益最大化的决策,却为身心省下了不小的空间。面对同样的情景,来自情感的自发反应要比理性的计算来得简捷迅速。

面对选择也是如此。也许你今天更适合喝茶,明天更适合喝咖啡,但是你或许很少每次到柜台前精心地计算一次某日的成本收益,大多数人的偏好都是固定的。若是喝茶或是喝咖啡成了习惯,这个选择就变得简单一些。 这当然不是说,一个喜欢茶而不喜咖啡的人从来都不喝咖啡,这只是说,在选择喝什么的问题上习惯起到了主要作用。 这些习惯和偏好的养成,不是有意算计的结果,而是自然形成的。 以相对的不变应万变,是我们身体作出的更为“节能”的机制。

因此,一人本性如何,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不会看不出。性情品格的随机应变是件很难的事,即便不难,也至少是件消耗碳水化合物的事,真正具有某种性情的人会比那些假装具有的人更加稳固地体现出这些特征。在不被发现不惩罚欺骗的情境下,本性诚实的人比机会主义者更容易保持诚实。

不存在绝对稳固的行为特征,每个人都是理性计算和情感激励的混合。但是在自己随机应变的灵活度方面存在区别。有些人调试能力强,在不同情境下行为的转换成本低,迅速有效,他们总能在不同的情景下做出相对有利自己的行为。在现代社会,这样的人似乎有更强的适应能力。

但是,整体而言,我们的道德文化似乎仍然给予那些行为较为一致的人更高的评价。真性情,哪怕偶有逾矩,并不会让人觉得不宜,反而讨得人们的喜欢,而凡事计算理性衡量为之的人,即便事事妥当,却并不讨人喜。生活中许多情景,都是率性而为,若事事算计,则是极劳烦无趣的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