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与金融危机

storytelling

谢谢大家来参加沙龙,今天我们来聊一些我自己觉得比较有趣的问题。看到这个题目,最大多数的人心中的疑问或许是,星座跟金融危机有什么关系?是不是用占星学能预测金融危机?还是金融危机是某个星座的人主要导致的?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我想说,都不是,两个东西有关系,接下来就知道了。

首先我们来聊星座。我是处女座,过去一年被黑的比较厉害,社会上形成了一股恶势力,对我么座进行各种形式的攻击和吐槽,这些我都忍了,因为我个人觉得,星座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而且是大家打开话题的一个很好的谈资,在跟妹子聊天当中最好使。星座的基本假定是,某一个星座的人,具有一些相同的特质,比如我们座,就是事儿,碎碎念,习惯抱怨,等等。那么我想问大家,为什么人们会相信星座这样一个东西?或者大家回忆一下,自己是如何开始相信星座这样一个东西的。

一般情况下,我们开始知道星座的事情都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我们首先听别人开始聊起星座,说某某星座的人有些什么特质,一开始,我们对此并不敏感,受过多少年科学理性教育的人,我们非常清楚地觉得,在哪天出生跟一个人的性格很难存在什么必然的因果或者是相关的联系。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我们也不会特别去防备。过了一段时间,你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听见另外一些人,又聊起了相同的话题,又说,某些星座的人有些什么特质。这回你或许开始稍微想想,哎,这么多人聊这个,或许真的有些道理?也许这次不行,但再次遇到就会起作用。

这些思维活动,有时候是在潜意识里进行的,我们并不察觉。但是当你渐渐地听到别人在讲这样的事情,你开始留意。偶然的机会,你发现一个朋友是处女座,一想,果然有点像!或是你朋友圈里搜索一番,你意识到,有几个朋友真是如此,越想越觉得像。再到认识新朋友的时候,你或许不经意间开始搜集你的样本了,这个时候,只要你遇见的人迅速地符合即有的框架,你的无神论世界观基本上就崩塌了,你也开始偶尔主动地跟别人进入到这个话题当中,再跟别人的对话中相互印证,彼此说服,最终,这样一个围绕星座的很有说服力的框架就形成了。

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识到,在得到这个结论的过程中存在潜在的问题。

首先,样本的问题。当我们开始有意识地寻找样本证明所谓的假设的时候,我们是在自己极小的范围内进行着样本极小的抽样。对于某个星座而言,我们所认识的人的数量是极其有限的。如果说在整个范围内去实现真正的随机抽样,我们是否还会获得这样一个结论,是值得存疑的。

你也许会说,我个人经历有限,但全中国的人都在说某个星座有什么特质,这个样本还小么?这难道还不能证明?

这其实恰好就指向我所谓的第二个问题,相比于样本不够。这个问题更重要。也许我们不自觉,但是实际上,一旦你选择基本接受一个说法,那么你会不自觉地有意识地去寻找加强这种判断的证据,与此同时,则对与你所相信的说法相反的证据则不觉间就予以忽略,也许有的人会对这种不符合自己预期的证据会有所意识,尽量避免忽略,但事实上,我们的认知系统决定了我们生来就喜欢符合自己预期的东西。在星座的问题上,我们实际上有意无意地在用已有的样本和证据说服自己,不断地寻找到符合这样一些说法的证据。

这一点,想必大家都有体会。我们常常跟别人说:你不像某某座的特质啊,这样的反面论据的样本一点都不小,但是这从来都不影响我们继续对星座的相信和兴趣,也不会让我们停止对此的讨论。相反,越是遇见不符合星座特质的例子,我们越倾向于去找更多的人,证明这个说法是有根据的。

这是人认知系统最大的特征。

一旦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意识到,在一个看法产生的过程中,我们几乎从来都不是按照所谓科学统计方法所要求的进行着认识,先提出一个假设,然后进行足够大范围的、随机的、无偏的抽样,然后紧跟着支持论据就是支持,不支持就未能证实。我们的认知系统更符合这样一种特征,什么样的呢?对生活中的大多数问题,我们只存在一个信还是不信的分界,在这个分界之前,我们对一个特定的说法将信将疑,但一旦选择信,我们就会倾向于收集支持我们的信念的证据,不断地实现自我强化。除非是非常根本性的颠覆性的证据,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只会一如既往地相信选择相信的东西,无论我们承认不承认,大部分时候,我们只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东西。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过程呢?我把它成为,基于故事的认知方式,从上述的例子中,我们其实不难发现,人的认知很多时候是基于故事的,基于story telling的,而不是基于统计学意义的。

什么叫做故事?故事就是一个有情节,局部逻辑自恰的叙述。它会将一些事物之间建立起一些修辞学意义上的联系。这个故事叙述往往基于一些看起来很有道理的或是符合事实的证据,但是并不存在严格证明的关系。故事讲的精彩有趣,耸人听闻,又适度地符合我们即有的观念,就可以引起我们的兴趣,一开始我们或许对其将信将疑,因为总需要一段时间去印证。但是让人们相信一个故事,不需要经历统计学意义上的证明。故事只需要重复发生,讲得精彩,就会轻易地为人们所相信,而由于上述的机制,故事都是在不断自我强化的,而且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彼此的印证,都在为其增加燃料。

很多心理学家发现,人类的认知系统大概是基于模版式的,我们的观念是由十多种或者更多的故事模版组成的,而另一位学者的研究更有趣,他认为人类所有小说的情节种类大概只有几十种,所有的故事,无论写成什么语言,什么修辞,长还是短,从中提炼出的套路,就那么几十种!这些固定的套路适度的新意,会迅速的被人们所相信。

好了,说到这,大家就明白了,我绕了一大圈,就想说,星座这个东西就是一套故事,这个story telling讲得好,所以我们会相信,就算将信将疑,当作话题聊,绝对也是有趣的事情。这是人们选择相信星座背后的真正原因。有人要跟我争,星座就是有科学依据的!我是胡扯,我告诉他,你信你的,我信我的,咱俩没必要争。我也没说星座就一定不科学啊?只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而已。

我想说的,是我们通过大家对星座的例子,来理解人的认知模式到底是怎样的。顺便插一句,自我强化的机制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机制,叫做自我实现,self-fullfilment,一旦你相信是怎样,你就会不断地变成那样,星座就是如此。很牛逼很有趣,大家体会一下。此处按下不表,时间有限。

让我们回到story telling,我们接下来要问,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不能根据统计检验的方法生活?两个字,麻烦!三个字,不可能,四个字,难得糊涂,五个字,完全没必要。

世界之大,人生很长,我们如何能够选择一个样本足够大的随机抽样,真正证明我们相信的东西?不可能。而生活中很多问题,比如星座,大家乐乐呵呵聊聊就过去了,区分对与不对,真与不真完全没有必要,人不能活得太认真。最为重要的是,当我们无法活得一个扎实的结论的时候,我们还需要行动,还需要有策略,还需要认识世界,认识别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对外部世界有一个结论。认识一个人很难,很费时间,我干嘛不通过星座、籍贯、外表这些指标先简单地把握一下,这样有助于我们迅速地做出决策。找男女朋友,看看星座搭不搭,不挺好的么,有助于选择不是。

但是,是不是因此我们就不必去扎实地调查,寻找证据,索性相信别人说的东西得了?错了。每个人都有脑子,这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意义。我们不断地阅历、读书,就是在有限的生命体验内不断地扩大自己的样本容量而已,虽然人总会相信一些未被完全证实的东西,但是我们至少要相信地更坚定,更明白。

此外,生活中社会中地很多问题,我们必须得足够认真,生活中不是只有星座这类无关生死存亡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我们需要认真,而不是轻易地相信一个故事。接下来我们就知道了。

总算到金融危机了。我之前的讲述,想必已经足够清楚。基于此,我们来看看金融危机的发生是怎样一回事儿。简言之,story telling在金融危机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关于金融危机的起因,结果,有好多说法,宏观经济学里有一套逻辑、指标方法论在讨论这个问题。但这都是技术讨论,或许不是问题的本质。渐渐地,开始有一些经济学家开始意识到,纯宏观经济的技术分析无法触碰金融危机的本质,需要更多其他的视角。

历史上金融危机次数很多,哈佛大学两位经济学家写了本书,分析了八百多次历史上的或大或小的金融危机。经济学家Kindlerberg 七十年代就写了本著作,叫Manias,Panics和Crashes。基本上,金融危机大多与泡沫是连在一块的,在每次危机之前,都有一个泡沫产生,而泡沫破裂,就必然引起金融危机。诺奖罗伯特希勒和阿克罗夫的研究叫Animal Spirits。这些书基本上都在说几件事,第一,每次金融危机原理都是一样的,没什么本质差别;第二,泡沫的产生都是一个故事driven的,就是上面所说的Manias,意思是狂热。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十六世纪在荷兰的郁金香热,如果不知道,那就看200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和2008年之前的股市繁荣。

在泡沫一开始,很多人都是将信将疑的,之前的经验和理性告诉他,过好的经济数据值得仔细推敲,或是一个新生的事物或许并没有人们所相信拥有的价值。比如前段时间流行的比特币。

但是一个东西在产生之初到底有多大价值,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关于它的故事讲得好不好,渐渐的,人们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的人们讲起这个故事,并帮助传播,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中真正获利,这就开始大家一起讲故事的阶段。一旦你进入这场风潮当中,无论是出于理性还是出于信念,你都倾向于去强化这个故事,而不是自我否定。结果是,越来越多地人进入其中,并成为为泡沫推波助澜的一分子。而那些一开始理性而将信将疑的人,也在某一刻开始放下怀疑,进入到这个游戏当中。结果是,这个泡沫就产生了,越吹越大。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可以在其中分一杯羹。

但是,泡沫不可能无限膨胀下去,狂热不是世界大部分时候的常态,只是偶发状态。总有一刻,这个故事开始呈现出一些负面的证据,或是每个都参与讲故事的人,他们心中本身的那些将信将疑开始不断累计,从而蔓延开来,有一天,这个故事突然讲不下去了。泡沫就开使破裂。之后的事情,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金融危机。未来还会不会有金融危机?结果是一定会有。人们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不理解人性,就不理解金融危机的本质。而所有领域的社会现象,都遵循如此的逻辑。

我的演讲结束了。

如果大家对相关话题感兴趣,推荐一些书吧

Animal Spirits
Manias,Panics and Crashes
Thinking Fast and Slow
Black S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