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命啊绳命

——多年前的胡言乱语,顺手贴在这。

 

身体和心智永远的互动很复杂,很难分辨得清前者影响了后者,还是后者决定了前者。但我更愿意相信心智和精神的力量。每当我处于积极自信的状态中时,我的身体也往往精力充沛。我相信人的思想和情绪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在某个独特的时刻甚至迸发出惊人的能量,或是充沛的灵感。这样的时刻是不常见的。但每每发生总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能够在瞬间冲破之前纵横交错的藩篱,如瀑布般倾斜而下。生命之畅快在那一刻体验无余。

生命有起便有落,能够产生极为蓬勃情绪的生命往往也更容易陷入低潮,甚至比于常人更加沉重。潮起潮落,能量不可能凭空产生。于是生活只能在起起伏伏中运行。意识到这一规律,便在一定程度上懂得了生命中那些积极的时刻如何来之不易,也会懂得更加珍惜,会更加注意延续。与之相反,当陷入低落时,也不会过分沮丧,因为总会坚信自己会走出低潮,孕育出更大的能量。

并非所有的生命体都以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运动。很多人也许要平静的多,在平顺温和中自然度过。我似乎注定无法拥有这样平缓的生命节奏,我的生命激烈的多,甚至会常常陷入冲突对抗的矛盾中,一刻都不得安宁。但是,这就是一种活着的方式。无所谓好坏,无所谓对错。体会过炼狱般的挣扎,也体验过云端的美妙与惬意。体会过澎湃的激情,也体会过汹涌的空虚。当意识到此生注定难以平静,会偶有不甘,但这是选择不羁而必须承受的代价。这样的生活有它独特的精彩。

时间的推移会让一个人发生改变。随着经历和体验的增加,人应该不再轻易地被一些外部世界的因素动所干扰,情绪和观念会变得稳固,在内心越发坚定地形成对自己的评价,并且认可某些信念,不因外物和情景而产生动摇。因此,激烈起伏的状态会变得不那么频繁。这是成熟的意义,更是将自己扔在现实世界里摔打的趣味所在。

生活在多大程度上是刻意为之,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听任自然?二者也时刻处在复杂微妙的互动中,互有高下。一时间涌动起掌控命运的欲望和自信,强人哲学,修身禁欲,诸事计划算计,一时间则又平和无欲,率性而为,无所顾忌,结果往往流于放纵。在这一点上,每个人自各有活法,亦无对错好坏。各有各的快乐,各有各的痛苦。如若刻意改变,十有八九得徒劳无功。我学着坦诚地接纳自己本来的面目。

这世上少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有条件的。看似自由,实则处处掣肘。真正的自由不是无所约束,而恰恰是在带着镣铐跳舞。每天睡到自然醒,吃饭吃到撑,喝酒喝到烂醉,这不是自由,是不自由,是在被奴役。适当的约束使得凡事合理合度,有自律,不依赖于外物,才有独立的灵魂和生命。自由的不是身体和欲望,是内心,是思想。老孔说“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我是认可这道理的。

不过,人总要融入到复杂而多变的社会生活中,那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复杂的刺激,激励,诱惑,以及挑战,孤身一人养成的信念和情怀,终究将置于社会生活中经受考验。这倒不是说独立修炼没有必要。摆脱依赖是独立生活的开始,有了坚定的自律和自主生活,才有可能应对生活中的复杂和琐碎。独立不是生活的尽头,能够开放地接纳别人且善于合作的同时不丢失自我,这才是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