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四岁的时候问问自由的模样

我在过生日的时候喜欢写点东西,这个习惯从两年起,似乎变成了我最庄重的庆祝方式。我觉得生活一定需要一些东西来丈量,一篇文章可能是最好的刻度。

在过去的两年间,写作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没有那么享受写作的过程,相反,期间有很多纠结和不爽。之所以还会继续写,是因为写作能带给我一种实现感,让我觉得过去一段时间的生活是有价值的,给自己过去的几天一个交代。我有低级趣味,可也有高级趣味,对我而言,超越平凡、抵抗平庸的生活,得靠写作。我试图留下一下超越时空,在未来某个时刻仍然存在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不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我老想着超越此时此刻。

下笔的时候,我要快离开康村了,夏天是这里最好的时光,偶尔热,大部分时候清凉适宜,风景常看常新,美女也到处都是。在这里为未来准备了一个暑假之后,我总要跟这个地方说再见。这不是告别,我应该还会偶尔回来。不觉得是离开也是因为接下来还是在漂泊赶路,不晓得从一站到另一站真的变化了什么。

二十四岁这个年纪想来是有些特殊的,生命到了这个年头,觉得故事才在刚刚展开,但又一切未知,被正儿八经地扔到了外面的世界里打磨,有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却也偶尔觉得很享受这种感觉。之前都是在象牙塔里,说这说那,现在自己要去做了,两口袋空空,有的就是一身肉。身边很多同龄的人和我一样,都在摸索,也有的人似乎已经找到自己所爱,上了道,精彩纷呈。我自己的生命还在摸索,我只能说我还在路上,远未到达我想到的位置。

过去的这几年,最让我骄傲的事情是我一直在努力追求着自由。不过我最大的问题是,我太爱自由。我不想被单一的标准束缚,我想独一无二,世上只此一人,我还想看似轻松地牛逼地活着,我想擅长很多但均不靠其为生。我还年轻气盛,跟别人做出一样的选择对我是一种冒犯,我不喜欢跟别人竞争,我觉得我应该理所应当地因为我的不同得到认可。

不过我越来越觉得,我可能误解了自由的含义。自由不是理所应当的东西,需要去争取,需要去勇敢地面对才能抓在手里。有时候,一时逃避换得了一份安心闲适,可该来的问题总会来,咬牙迎头上,不舒服也罢,难受也罢,面对它们解决它们总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这个世界上活的舒服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应当不存在一个舒服的港湾让你轻松地自在的活着。自由不是轻飘飘的,而是沉甸甸的,实实在在的,是带着镣铐跳舞。

而人性生来是喜欢被奴役的,喜欢被庇护,安定,一切尽在掌握,而追求自由的人,得克服对不确定的恐惧,自己为自己做主,在不确定中站得稳,挺得住,享受其中。那种感觉不会有很多人承受得住。

这样一来,我在想我这么多年对自由的热爱是不是叶公好龙。我说我爱自由,但是敢不敢承受相对应的代价呢?有时候热爱自由是一个逃避压力的借口,推迟选择不过是缺乏勇气的表现。我可能有这样一种倾向。

我是不是真的配得上我爱的那份自由,我自己得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