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所读书

读书是缘分。之前刻意读过小说,每次拿起都会放下。深知自己是理性癌患者,隐隐觉得有救,只是缘分未到,这一年机缘巧合读得比较多。最喜昆德拉的荒诞,“故弄玄虚”;读毛姆最有共鸣;不懂欣赏海明威;读凯鲁亚克对很多人是在补青春课,其实于我是正合时宜;浅涉奈保尔,觉得有点意思;还有一些读起来很吃力,比如福克纳,比如亨利•米勒。《斯通纳》读得是中文版,好朋友推荐,很喜欢。

[小说]

毛姆, Of Human Bondages 《人性的枷锁》

这本书真的很长,感觉比《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要长,但是我不经意间就读完了。和千千万万平凡的读者一样,我觉得主人公就是自己。觉得自己卑微、迟疑、不可救药,人生枷锁太多,也许从没有一刻可以彻底挣脱。但转念想,哪怕是那么一瞬间,能直面不自由,这或许就是自由。我读书少,我觉得关于自由最好的小说,一本是这本,另一本是昆德拉的《不可承受之轻》。

毛姆, The Moon and the Sixpence《月亮与六便士》

 

一个伦敦金融男突然抛弃妻子远赴巴黎学画画,杳无音讯。人生某一刻觉醒的时刻很彻底,跟过去决裂。这是自己的喜剧,因为这一天总算来了,但也是爱你的人的悲剧,早干吗去了?

米兰•昆德拉,  Laughable Loves 《可笑的爱》

昆德拉的短篇故事集,讲爱情,聊人生。最喜欢的故事叫作《死人要给活人誊地方》(允许我的粗俗翻译) 如果要在爱情前面加上一个形容词,我觉得“可笑”最好。

米兰•昆德拉,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庆祝无意义》

Insignificant (不显著的、微不足道的)和 Meaningless (没有意义的)于我其实是两个概念,所以这本书的中文版翻译叫作“无意义”并非最佳。我觉得生活也许有点意义,但是,生活真的不值一提。

奈保尔, Half a Life 半生

奈保尔是另一种魔幻现实主义,跟马尔克斯不像。马尔克斯写的是拉美本土文化的神秘,奈保尔的魔幻现实来自不同文化之间的穿越。我自己在国外学习生活,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马尔克斯, Memory of My Melancholy Whores 《苦妓回忆录》

好故事,思无邪,无淫最淫。

海明威, Men without Women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海明威的短篇小说集,很短,不怕读不完。印象最深的是写斗牛,需要查词典。但是不查,仍然淋漓尽致,还有一个故事《杀手》,据说是名篇。

海明威, The Sun Also Rises 《太阳照常升起》

一个比较有秩序的《在路上》的版本。

凯鲁亚克,  On the Road《在路上》

一个很喜欢这本书的朋友的评价最有意思:“几个大老爷们为啥喜欢吃冰激淋和苹果派呢?”

John Williams, Stoner  《斯通纳》

四个字:难得孤独。

Graeme Simsion, The Rosie Project 《玫瑰之约》

一个工科男决定设计一套算法,帮助他找到真爱,还设计了问卷,结果可想而知。于爱于性,于有人是本能,如吃饭喝水无异,于有人就是终生谜题。

[经济学、经济史]

Sven Beckert,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棉花帝国》

写历史,我最推崇以小见大、见微知著的笔法。从棉花说起,讲资本主义的起源。没有读完。

Jane Gleeson-White, Double Entry: How the Merchants of Venice Created Modern Finance《复式记账法》

复式记账法的起源,十六世纪一个意大利的数学家哥们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通俗讲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时本科学会计,一直学不懂,上课老是睡觉。要是先了解下这段历史,或许当年上课就有兴趣听课了。复式记账法的发明有多重要?很有可能是早期资本主义起源的催化剂呢。

Eswar Prasad, Gaining Currency: The Rise of the Renminbi 《人民币崛起》

我在康奈尔大学的老师普拉萨德教授的新著作,本书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对宋元明清货币起源的追溯。一张钞票背后是什么?是枪杆子,是生产力,也是信任,三者都不可或缺。

Kenneth Rogoff, Curse of Cash 《钞票诅咒》

作者主张废除大额钞票,因为主要用来洗钱,但是Rogoff教授特别强调,不能像印度穆迪政府那么搞,需要循序渐进,而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施策略或有不同。另外一个问题是,钞票应该有记忆吗?要记住谁用过、买过什么吗?这个问题是不是只关乎隐私?

Robert Frank, Success and Luck 《成功与运气》

《蒙娜丽莎》当年被贼偷了,很多年找不回来,一直被媒体报道,所以成了世界名画。名气其实是运气。康奈尔弗兰克教授的新书,看似“成功学”,其实恰是成功学批判。很多人觉得成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别人失败就是因为不够努力。这样想很危险,精英这么想不仅关乎个人,事关社会再分配的基本原则。

Daniel J. Levitin, The Organized Mind: Thinking Straight in the Age of Information Overload《秩序头脑》

基于心理学和认知学理论的高端鸡汤,专治时间不够,拖延症,疗效未知。有意思的是,作者认为时间管理不善、生活当中缺乏规划、家里到处乱扔东西是一种病。但是试图建立一个统一框架让本书显得庞杂臃肿。关于时间管理,爱因斯坦说:If a cluttered desk is a sign of a cluttered mind, of what, then, is an empty desk a sign?(如果桌子乱意味着脑子乱,那么桌子空说明什么?)

[非虚构、历史]

Henry Marsh, Do No Harm: Stories of Life, Death, and Brain Surgery 《无害》

医生是不是容易是个好作家?一个脑科医生讲自己经历的脑科手术,每次手术都是拆弹,或生或死。本书讨论了很多生死的哲学问题,我对一个行业问题比较感兴趣:病人都想老大夫做手术,那年轻大夫如何变成老大夫?本书也被改编成了一个电视剧。

Joseph J. Ellis,The Quartet: Orchestrating the Second American Revolution, 1783-1789 《四重奏》

这本书和我之前推荐过的 Founders and Finance一本书有关系,都是在讲美国的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制度根基。作者认为美利坚合众政府的概念并非从独立战争一开始就有,而是后来几位建国者塑造、推动的结果。挣脱英帝国重获自由,成立联邦国家也是为了捍卫难得的自由。四重奏讲的是四个人,汉密尔顿、华盛顿、杰伊、麦迪逊。

Frederick Lewis Allen, Only Yesterday: An Informal History of the 1920s  《仿佛就在昨天》

美国20年代的历史,写于30年代,几经再版。和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笔法很像。当书写的历史本身成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