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ost 观后感

170222-daniel-ellsberg-ok-2133_37745d344317aad8281a6f65c6c977a4.nbcnews-ux-2880-1000

再回DC,看了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The Post。最打动我的场景是印刷厂里铅字印刷,一叠叠报纸还带着没有干的墨迹从机器上装入卡车,在凌晨被送到城市各处的报刊亭。尤其是最后一刻,值班人员接到电话,拉下电闸,伴随着轰隆隆的机器声,第二日的报纸开始付印,那真是属于那个特定时代的新闻人的庄严感。还有一个场景是邮报的女出版人参加完听证会后从最高法院走下台阶,被一帮年轻的女孩子们投以尊敬的目光,让人想起女权觉醒和风起云涌的平权运动大背景。最后结束也意味深长,虽然电影主题是“五角大楼文件”泄露掀起的反越战高潮,结尾镜头却是保安在民主党竞选总部的半夜巡查时发现异常。众所周知,这正是水门事件的导火索,最终尼克松下台。我身边的几位中年美国人,看到此处都开始鼓掌。虽然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是在时下的美国,回顾这段历史,没法不联想当下。

整个故事的关键人物是埃尔斯伯格,正是他披露了五角大楼机密文件,遗憾的是同为伯格的斯皮尔伯格对其着墨较少。事实上这位特立独行的哈佛大学经济系PhD,不仅因为文件披露惹怒了总统和当权者,他在学术界的贡献也让不少同行下不了台。经济学中一个关键假设是预期效用最大化,如果你选择a而没有选择b,那是因为a平均而言带来的结果更让你开心。但真实情况并不一定如此,人们会因为更喜欢确定性而选择预期效用小的行动。埃尔斯伯格反驳同行的方式很简单,他做了一个游戏,没想到同行中了套。维基百科里有一个专门的词条:埃尔斯伯格悖论。这是他的另一桩事迹。

生活中很多事情不是掷骰子,给一个清晰明确的概率分布,我们再来选择,更多时候,需要面对的是一种模棱两可、模糊不清的状态。人们生性喜欢确定,所以巴不得只有一种好结果装在保险箱里,即便不同可能性皆有,也希望清楚的知道一二三四每种可能性到底多大。不过也总有一小撮人,是反过来行事的,越是在模棱两可不确定的情境下,越享受其中。这种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冒险家。如果说冒险家有勇气承担客观世界不确定性,喜欢模糊性的人更擅长承担主观世界的波动。选择不光关于结果,不只是权衡利弊,也是一份价值。在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中,价值就是最重要的选择标准。如果邮报出版人出于一时利弊选择不报道,如果埃尔斯伯格怕坐牢选择不披露这些文件,如果其他如果,那么这些人的命运都会不一样,历史也许就是另一个写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