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决定

我决定留在这所学校读博,不是因为我对这里完全满意,我十分确信,这样的小小的遗憾、某种不可名状的潜意识里的失落,会伴随我相当长一段时间,甚至贯穿始终。我选择留下,是因为我赋予这个选择本身的分量,和它对我与职业发展不太相关,而是将生活作为一个修炼的过程而赋予的意义。选择留下是因为我选择一种我相信的生活方式,一种对待人生的态度。

我之前的生活算是很顺意的,每次面临重大选择,我总是七八分满意,几乎找不出什么值得遗憾的事,现实和期待对总有出入,但却很难说完全不满意。唯独这次申博士,让我第一次
体验未能如愿的感受。

消化这种期待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我用了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几件重要的事。

过去的生活,我一直或多或少用外在的标签定义自己。学校、工作单位,虽然偶尔觉得自己比别人更加的超脱,但是事实上也不过也是在塑造一张尽可能好看的履历表。原因是我的自信和安全感,很大程度上也来自这些外在的认可。但一个人,追求用外在标签定义自己的是没有尽头的旅程,我渴望这些外在的标签,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想一蹴而就的心态,希望拥有用来保护自己的光环,代替更加日常的付出,增加确定性,增加保险。

但我从骨子里相信一种更加稳健的生活态度,一种少于精巧算计的简约。这种稳健不是稳定,是对待各种不确定性和变化、无论好坏都可以保持自我,是即便不完美,却不是被一次打击就可以致命的脆弱。只有有弹性的东西才可以更稳健,我不想把我的生活放在一张精巧设计的路线图上,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没有意外的生活不是生活。

既然意外总会有,为什么我要期待现实总是完全满意呢?如果我能提前走出一条步步为营的道路,我又怎么可能获得不同于一般人的人生体验呢?

到这个阶段,我不应该把自己的信心寄托在一个外在的事物身上,也不应该寄托在一两个人身上,而是要时时刻刻把握自己的心态,在切实地掌控自己的状态的过程中找到信心。没有一件事、一个人能够左右我的生活,我就是我自己。

我所选择的这条路,有一种难得的自由。但是配得上这份难得自由的,只有一份难得的自律。博士、学术是一份孤独的旅程,如果不能承受这些,就压根无法配得上这份自由。

因为这一次变动,我希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更加本质的事物上,那就是自己每天的心态,日常生活的状态,面对压力如何迅速调整、遇见逆境能否走出来这些更本质的问题上。这个需要的是养成好的习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开启这段新的生活和我想象的感觉并不一样,我觉得我对于时间的感知、对于未来的看法都伴随着这个变化而有所变化。我之前所感受的某种自由,是别处的自由。而现在,我在短期内面对的自由,只有这个地方的自由。我没有办法因为换个地方、换个处境、或者还有因为可以退出游戏而有的自由。但是现在,我不再是如此。我的生活没有这个选项。

原来我觉得,自由是生活在别处。也许生活在此处才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