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

完全出于偶然,我连续读了两本关于老年人的小说。也许这两本书作者的本意,与年岁都没有太大关系,但也许只是我的一种独特解读而已。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老年人形象。海明威笔下的老人是一个不羁、勇敢的英雄。他耐受得住一般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在海上与一只大鱼搏斗几天几夜。
马尔克斯笔下的老人是一位失意落魄的上校,自退役几十年仍然期待着老兵的救济金,每天都耗费着残存的希望,却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放下毫不存在的救命稻草。他迟疑、犹豫。
两个非典型的晚年生活,没有颐养天年、没有荣归故里,有的是不确定的现在,不确定的未来。
上校看似充满着期望,但除了用这种虚幻的期望支撑着在苦难的生活中活下去,他没有改变生活中的任何事。每天查邮箱,看看是否有支票寄来;找人商量卖鸡,一拖再拖,好不容易和人当面对质,三言两语便被搪塞回去。
海上的老人也有自己的希望。他已经很多天没有钓上一条鱼。这次难得碰上一条鱼,当跟大雨焦灼筋疲力竭,被拖向深海,他心中念叨着如何这条鱼卖个好价钱,后悔为什么没有带小孩一起来捕鱼。
两个人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我越来越觉得,期望这个东西,带给人的更多的是压力和束缚,而并不是一种切实的面对生活的状态。我们赋予希望太多意义,以为生活在别处,在更好的期待中。其实生活就是在此时此地,用期望麻木自己,不如面对现实来得直接。